立德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立德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2-(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3:57 阅读: 来源:立德粉厂家

出了大理寺,秋叶一头扑入岳如霜怀中。

秋叶除了受些委屈,倒是不见任何外伤。

如此看来凤炜鄞是在有意为难岳如霜,岳如霜又岂不明白。

她反手拥住秋叶,眉头不时拧紧。

秋叶见她身躯僵直,面色异常苍白,面上一副痛苦不堪的,料知她身上有伤,忙捋起她的一截衣袖。

见她白嫩的藕臂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咬痕,不禁咂舌:“可是,那花心王爷欺负了小姐!”

岳如霜闻声,身躯一怔,朝四处望望,见无人后,松了口气,适才将衣袖放下。

“时候不早,我们回去吧!”

秋叶却不依不饶,缠着她问,岳如霜轻叹,“跟霁王没有关系,是我不小心摔了!”

秋叶虽半信半疑,但见她不肯说,也就只好闭口不提。

回到霁王府时,凤玄霁已在岳如霜屋里等候多时。

见她领着秋叶回来,提紧的心放了下,又见她面色苍白,身形羸弱,细瞧之,面上还有斑斑泪痕,不由又将心揪紧。

岳如霜瞧出他的神色不对,支开秋叶道:“叶儿你去洗洗,换身干净的衣裳,早点睡吧!”

秋叶望着一旁怒目相视的凤玄霁,有点不放心,见岳如霜一脸镇静,适才依依不舍地朝下人的房间走去。

“王爷有话不妨直说,我很累!”见秋叶已走,岳如霜失了耐心。

“听说,你今日去了醉仙楼!可是……”凤玄霁到底是在意的,不得不问她。

“王爷多心了,不过是恰好在醉仙楼遇上鄞王和他的侍卫,于是一同去了大理寺,将秋叶接了回来!”

她也不想瞒他,毕竟这事她也瞒不住,他稍稍一打听就知道。

凤玄霁还想问她些什么,见她已背过身,不时瞧见她颈上一块清晰的吻痕,眸色一眯,步向她道:“他欺负你了!”

他用了肯定句,眸底全然是质问。

岳如霜伸手抚向自己的颈间,微微一愣,只一会功夫又嗤笑起:“被虫咬的!”

说时,人已进了屏风后,不一会就传来沐浴的声响。

凤玄霁明知她是在骗自己,却忍住没出声。

他心里窝着一团子气,居然不知如何发作,只将衣袍一卷,大步出了卧室。

岳如霜洗完澡后,酸痛的身子缓解许多,这一觉睡至第二日黄昏,若非秋叶唤她,浑身懒洋洋地她还想睡会。

“什么时辰了?”岳如霜忽然想到,要帮凤玄霁筹备物资一事。

“已是第二日黄昏了!”秋叶见她气色转好,盈盈笑道。

说完觉得自己称呼不对,忙撅嘴说:“早上霁王还训过我,说小姐已嫁入王府,往后该唤小姐王妃了!”

岳如霜闻之笑道:“他是无事找事的!别信他,往后没人时候,随你怎么唤!”

秋叶嘻笑,取来衣衫替她披上。

岳如霜吃了些东西后,收拾一番,就与秋叶一起出府溜达。

两人先后去了药铺、茶庄、布庄……除了酒楼,她们几乎一一踏遍。

秋叶见她每到一处,只看不买,却与每家掌柜聊得那么多,不觉无聊地坐在门槛上嗑起瓜子。

待岳如霜从点心铺出来,见她一副不想动脚的,笑着将手里刚出炉,打包好的桂花酥递给她,“辛苦了!晚饭请你吃大餐!不过,得先陪本小姐去趟码头!”

秋叶听闻有大餐可吃,不时想到唐叔的醉仙楼,那是京城最大的酒楼,那里的厨子手艺好的堪比宫里的御厨。她最喜欢吃那的醉仙鸡,每回去,她都能啃上好大一只。

只是小姐每回不让她多吃,说是这醉仙鸡是用酒水泡过的,吃多了伤身体。

想来,她有许久不去醉仙楼了,听闻岳如霜一说,欣然点头。

码头风大,岳如霜拾了件斗篷披上,却让秋叶留在马车里等她。

她独自一人步入江边,望着江面上来往穿梭的船只,若有所思。

秋叶不知她这样要呆上多久,不知不觉竟靠着马车睡着。

岳如霜与码头的诸位管事谈论一番后,步了回来,见她睡着了,解了斗篷给她盖上,等秋叶醒来,二人已在醉仙楼门口。

秋叶望着醉仙楼匾额上的三个金光大字,两眼顿时大放光彩。

岳如霜拍着她的肩头,笑道:“进去吧!”

秋叶一进去,就与唐叔他们打成一片,继而跟唐叔要了盘醉仙鸡。

岳如霜让她留在二楼慢慢享用,自己则上了三楼的雅居处理起事务。

近些时日,商行里手多,岳如霜又脱不开身,几日下来事务早堆积成山。

这些事务,她全然瞒着凤玄霁的,自然不能放在霁王府办理,毕竟那里耳目月多,谁都不知身边随便一个下人,到底是谁的眼线。

想到这事,岳如霜倒是觉得,该让唐叔想办法替自己弄几个信得过的人混进王府,如此,办起事来,与她也方便。

再想到醉仙楼已引起凤炜鄞的注意,往后她也不能常来这里,商行里的事务,势必要重新换个地方办理。

正在思索间,唐叔进来禀告说:“各堂、各舵已按当家的要求,将物资一一筹齐,只等当家的一声令下,即刻运往南方灾区!”

岳如霜颔首,持着笔杆的手又在纸上写起,不一会已是洋洋洒洒一面。

她将写满字的纸递给唐叔:“照这个安排下,我要以莫瑶商会的名义与鄞王相见!”

唐叔闻之一震。

“当家的使不得!”

岳如霜嘴角牵牵,“唐叔放心,我不会让他发现是我!”

唐叔闻声叹气,却也应承了下。

凤炜鄞收到莫瑶商行送来的邀请函,嘴角含着一丝笑意。

侍卫见之,凑上来道:“此回金莫瑶也知道王爷的厉害,识相的想向王爷示好!”

“懂什么,好戏才刚上场!”凤炜鄞冷笑。

心里却在念着:金莫瑶,不管你是人,是神,是鬼,本王定要揭开你的真面目!

凤炜鄞将邀请函紧攥于手。

此回擒住的那几个人,嘴巴都很紧,若不是他偶然发现,这几人衣上印着莫瑶商行的标记,怕是永远无从查起。

杜如霜你跟金莫瑶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莫瑶商行的人会几次三番出现在你身周?

凤炜鄞不时想起那日在龙泉寺遇到的事,几番思量,他断定岳如霜与金莫瑶确有关系,至于何种关系,他会顺藤摸瓜,查个一清二楚。

---- 作者寄语:今日到此,感谢各位支持,明天白天有事,要到晚上了哈!

图解忻州MPP电力管施工指南

东风冷链冷藏车厂家价格

东莞谢岗电子库存回收今日行情

云南文山喷浆机组乾远一拖二吊装喷浆机组喷浆机组操作规程

烟台电缆保护玻璃钢穿线管电力传输性能

老船木茶台椅组合实木茶台红木家具支持定价

清远市做财务审计的公司

程力小型洒水车招标报价

武汉散装饲料车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