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德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立德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治霾的加州模式与公众产业界沟通合作

发布时间:2021-01-25 15:42:54 阅读: 来源:立德粉厂家

治霾的加州模式:与公众产业界沟通合作

2013年年初以来,美国犹他州上演了一场热烈的政策辩论。  犹他州人口稠密地区的空气质量恶劣,为此,该州政府准备效仿“加州模式”,计划于8月正式启动数十项更严格的空气污染治理措施,目标之一是将颗粒物水平降低近四成。从冶金、钢铁、汽车到餐饮、美容美发业都将受到新规则的影响,由此反对声四起。  备受犹他州推崇的“加州模式”是美国空气治理立法的“斗争”过程中屡屡被提及的经典案例。在过去半个多世纪的治霾之路中,“加州模式”给其他正面临严峻空气污染问题的地区各种鼓励。  加州:从困难户到急先锋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的一张洛杉矶市旧照片上,浓重的雾霾几乎遮盖住画面四分之三,只见影影绰绰的汽车、电线杆的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照片定格在1943年7月的一天,第二次世界大战仍在进行中,洛杉矶人遭遇了一场并非来自敌方的“毒气袭击”。热浪滚滚中,厚重的雾霾将能见度拦截在三条街以内,空气刺激得人们呼吸困难、双眼流泪、咽喉灼痛。  这不是洛杉矶人第一次遇到空气质量问题。1903年,一场严重的雾霾天被洛杉矶居民误认为日食发生。当地政府在1905年至1912年采取了一连串早期空气治理措施,却难以追上这座城市人口和产业规模的迅速扩张。根据天气记录,1939年至1943年空气能见度迅速下滑,甚至对民航航班安全构成威胁,一度迫使机场官员考虑将机场移址。  1943年的严重雾霾事件令一家生产丁二烯的工厂成为“替罪羊”,被勒令暂时关门,但“毒气袭击”并未停止。这场雾霾极大刺激了洛杉矶公众神经,让人们在震惊、恐惧中开始更多反思。  自此至1946年,当地政府专门为此成立一个委员会进行研究,《洛杉矶时报》也聘请空气污染专家对雾霾构成进行分析。其中,空气污染专家雷蒙德·塔克直言,不应盲目将责任完全归咎于某个产业、工厂或群体,问题面前各方“都有份”,并在此基础上提出23项建议。更重要的是,他认为当地官员缺乏法律赋予的职权大刀阔斧地进行雾霾治理。  次年,尽管遭遇石油公司和商业组织的大力阻挠,塔克的不少建议仍然经立法成为现实,洛杉矶县成立全美第一家统一治理空气污染的地方机构。  这种既有烟(smoke)、又有雾(fog)的天气被简单地拼写为smog。不过,雾霾到底是什么?答案直到1948年加州理工学院生化教授阿里·哈根-斯米特富有成效的雾霾研究后方才揭晓。  这位热心的园艺爱好者起先注意到,雾霾对植物生长有负面影响,这在美国其他地方很是罕见。尽管已经采取空气治理举措,当地居民仍然闻到空气中有臭味,一到雾霾天人们两眼流泪。哈根-斯米特的研究伙伴玛格丽特·布鲁内尔还记得,在一次开车途中不得不在路边停下,大量泪水害得她看不清路。  哈根-斯米特和伙伴们的研究终于在1952年揭示出,当地雾霾主要是一种光化学烟雾,是汽车尾气和工业设施排放气体在光照下产生臭氧,最终形成的有害混合烟雾。这项发现为加州乃至美国的空气质量标准制订提供了基础。哈根-斯米特本人1968年也成为加州空气治理委员会首任会长。这个机构加快了加州全方位治理空气污染的步伐。  加州空气治理委员会现任首席执行官理查德·科里介绍说,过去数十年来,加州形成了全美最严格的空气治理政策,很大程度改善了空气质量和公众健康情况。比如,加州臭氧浓度大部分已达到联邦标准,而上世纪五十年代高达联邦标准的六倍。尽管这里仍是美国空气质量问题最大的地区,大洛杉矶地区每年空气污染“一级警告”的天数却已从上世纪70年代200多天减至如今的10天以内。由于加州对汽车尾气排放实施全美最严格的标准,目前汽车尾气排放中污染物只有30多年前的1%。  用研究数据争取社会共识  为什么美国标准最严格的空气污染政策在加州能得以实施?除了加州面临美国最严峻的空气质量问题、公众本身就有强需求以外,该州还推动空气污染和医学研究,通过一系列研究数据“用事实说话”,并与公众、产业界沟通和合作来落实公共政策,尽量降低治污成本。  目前,加州拥有全美最庞大的颗粒物检测网络。根据加州空气治理委员会2010年8月公布的一份研究结果,估计加州每年有9200人因PM2.5细微颗粒物污染而过早死亡。  该委员会还在进行多项针对儿童健康的长期研究,其中一项研究显示长期曝露在户外污染空气中与减缓儿童肺功能发育存在关联。  这一系列关于空气污染与健康之间关系的研究为执法和立法者提供了基础。不过,由于特殊地理条件以及人口密集,少数美国空气标准达标难的地区几乎都集中在加州,对于科里而言,“加州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科里分析说,加州空气污染的主要源头是汽车尾气,这是加州空气治理政策的战略重点。然而,这个美国第一人口大州在过去数十年来人口不断增长,加之大洛杉矶地区等都会区域铺排较广,车辆增长可观。如今,加州3400万人口拥有2500万辆机动车,对空气污染治理的努力形成挑战。  加州经过近二十年的治理,已将细微颗粒物PM2.5浓度下降了一半,但较之联邦水平仍属高位。在加州,细微颗粒物的主要来源是柴油机动车的排放。不过,“加州经验”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不同地区必须研究清楚当地空气污染主要性质、主要来源及程度,再从立法和执法层面有的放矢去解决。”科里指出。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洛杉矶大部分民众、产业界乃至地方官员都悲观地认为,改变空气质量现状无望——问题又严重,清洁空气政策的执行成本又过高,而且当时也不具备关键技术。当时任南加州空气质量管理局局长詹姆斯·伦特提出彻底扭转空气污染现状的大胆目标时,就连下属都充满怀疑。然而该部门最终确立了在2007年前完成空气质量达标的方案,并于1989年获得批准,一度受到美国乃至欧洲媒体的追捧。  国家标准的斗争之路  2012年12月14日,美国联邦政府在奥巴马赢得大选后第一个宣布实施的法规恰是更新空气质量标准。  尽管美国各州进入20世纪纷纷针对空气质量展开治理行动,但联邦政府直至1955年才出台第一部空气污染治理立法《空气污染控制法》。为地方治理空气污染提供联邦补助和技术支持,1960年又推出《机动车空气污染控制法》。  1963年的《洁净空气法》首次指出空气污染是全国性问题,这项法案也启动了美国空气质量联邦标准的制订工作,可谓美国当代空气污染治理的重要法律基础,国会还于1970年、1977年、1990年陆续推出修正案,规定了更严格的机动车尾气排放标准,也对189种有毒污染物制定了新的控制标准。根据这部法案,美国环境保护署必须每隔五年重新复核一次空气质量检测标准。2012年年底的空气质量标准就是最近的一次更新,新规定将PM2.5年平均浓度标准从每立方米小于等于15微克降到12微克。  环保署估计,标准提升后,直接经济利益从每年36亿美元增至90亿美元,开销也由530万美元增至3.5亿美元。按照新标准,预计到2030年,随着PM2.5细微颗粒物污染水平下降,可以减少4万例过早死亡。  不过,这项标准更新出台前后均遭遇巨大阻力和批评。商界以“伤害就业和经济”为由积极阻截,以美国肺学会为代表的研究机构又批评环保署总是标准更新速度太慢,双方都曾将环保署告上公堂。  奥巴马也在去年大选期间唯恐落下伤害经济和就业的口实而推迟提升标准,最后更新标准公布也因为11个州政府和公共健康组织对环保署发起诉讼,法庭对环保署下达了公布新标准的最后通牒。  从联邦政府到州政府,空气治理者们的“夹心”窘境相同。由此不难想象犹他州政策之辩的激烈程度。“唯一能破除雾霾天的就是一场风雪。”面对窘境,犹他州空气质量监督机构官员布赖斯·伯德无奈地形容。

室内装修设计效果图

美式装修案例

新松茂樾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