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德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立德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国企私有化应先把法规建设搞好

发布时间:2020-10-17 00:33:28 阅读: 来源:立德粉厂家

国企私有化 应先把法规建设搞好

“国进民退”的话题在“两会”之际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而全国政协委员国资委原主任李荣融也借全国“两会”的契机对外回应称,对于国有企业不要过多的指责,没有哪个企业是一帆风顺的,国有资产改革之路需要不断努力,需要不断深化。  参加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小组讨论会时,李荣融举出一组数据证明国有企业的比例一直在下降:1998年到2010年间,国有企业的户数占比从39%下降到4.5%;主营业务收入占比从52%下降到27%;利润总额从36%降至27.8%;从业人数从60.5%下降到19.2%,贡献的税收从65.5%下降到37.2%。  不过,这位国资委前掌门人也表示,现在国有资产管理体制还需要深化改革,不是到此为止,当前最急迫的问题是公司治理结构,如果没有规范的董事会,国有企业不可能持久,无论是总经理挂帅还是总书记挂帅,一个人说了算都得倒。  国企民企竞争共同提高  “无论是大中小企业,还是国有非国有企业,努力把中国的竞争力提高。相互之间不是敌对,经验共同分享,教训共同吸取,竞争共同提高。”李荣融认为,没有大企业的成长,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远不如今天。  上世纪的国企改革,通过“两个转换”即产权制度的转换职工身份的转换,实现了国有经济从部分中小企业层面全退出。  当时的产权制度转换主要是两种方式:把国有企业出售给其他投资者;把企业卖给内部的员工经营,后者改制的结果是职工持股。据国资委统计,改革涉及到十几万家的国有企业,2000万以上的国有企业员工。  目前,国有企业逐渐向两个方向集中。按照国资委的分法,一种是具有公益性质的国有企业一种是竞争性的国有企业。这两种企业的性质社会功能和改革内容亦不相同。  第一种公益性质的国有企业,在中央企业层面主要是石油石化电网电信企业。在省市级地方这类企业也非常多,如供水供气地铁污水处理垃圾处理公共交通等企业。这部分企业在经营中因为有市场禁入,存在着垄断的因素。  不过面对国企“垄断”的批评,国资委并不认同。国资委副主任邵宁曾解释称,首先市场禁入并不是由企业决定的,而是政府的产业政策决定的,企业只是在政策范围内从事经营活动;其次,企业并没有定价权,价格是政府定的,所以企业想通过垄断抬价是做不到的。  李荣融表示,我们的工作是要促进产业的国际竞争,言论也好建议也好,都应该有利于企业的成长,不要整天斗来斗去。  创新要搞明白方向  按照国资委的设计,对于竞争性的国有大企业,改革方向是彻底的公众公司,通过体制和机制的进一步市场化,最后使企业在体制上实现公众化。  但是,在改革操作上对这些企业不像以往的国有中小企业那样简单卖掉或者改制成为内部持股,而更倾向于竞争性国有大企业依托资本市场,推进公众公司改革。实际上这几年国资委也一直在推动央企的整体上市工作。  “国有企业成功在于深化改革,要继续保持那更要深化改革,并不是说改革到此为止。国有企业是有很大的进步,但与国际一流的企业相比还差很远。”李荣融表示。  按照国资委的方案,竞争性国有企业最终的体制模式,很可能是干干净净的上市公司,上面没有集团,身上没有背负其他企业,完全可以按市场要求运作。  如果做到这一点,国有企业将实现产权多元化,与社会资本紧密结合起来。也就是说,国有资产彻底资本化,变成上市公司的股权,具有流动性,对企业经营也有利,也为下一步的改革和结构调整创造条件。  “最后很可能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通过不同路径,但是在公众公司改革方向上会最终走到一起。”邵宁曾表示,现在有一些企业已经接近于整体上市的状态,但是现在还有一些包袱需要消化掉,所以还需要一个过程。  对于一直被诟病的国企创新能力,李荣融也不服气。  最近李荣融在做两个关于企业创新的课题,一是通讯企业,摩托罗拉爱立信诺基亚都出了问题,但是研发投入并不少;还有一个是柯达,如今柯达手上有1万多项专利,靠卖专利过日子。这些企业在创新上花了不少钱,同样在竞争中落于下风  “为什么创新要搞明白,现在我们创新的调子不低,企业没少花钱,国家没少花钱,但是要搞明白方向,目的是吸取教训。”李荣融说。  国企私有化应先把法规建设搞好  《21世纪》:你反对现在国有企业私有化,原因是什么?  李荣融:我一贯认为,应该先把高速公路修好,这个高速公路就是法律法规,那个时候国有企业产权才可以私有化。  当年煤炭行业私有化,就搞得比较乱。任何一个国家私有化都要结合国情,走市场化的路要坚定不移,不能动摇,但是步子不能由别人定,不能人家跨两步我们就跨两步,在某些方面我们跨了三步,别人一步还没跨过。  结合中国的国情,你要抓紧法律法规的建设,就像建了马路,要有交通规则,要有交警,否则马路会很乱,有红绿灯也不管用。规则要制定好之后,再放开就不要紧。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私有企业,大家都往前跑。  我多次强调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不能动摇,但是步子要慎重,中国13亿人,跟别的国家不一样。  《21世纪》:在你看来,国有企业产权改革哪方面的规则最需要建立?  李荣融:国有企业实现产权多元化,要建立的规则太多,那恐怕要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地来,而目前得到规范的行业并不多。  以铁矿砂采购为例,如果放开了大家都可以买,你报5美元,我报5.5美元,当然卖给贵的了。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规则没制定好,没有平均价。  《21世纪》:国有企业产权改革该怎么走?  李荣融:企业产权改革一步步来,等到国家真正富了强了才可以。我们现在路子很清楚,国有企业在社会总资产中的比例慢慢下降。有的上市公司我们控股比例很高,达到70%,可以不要那么高,但要一步一步降。  《21世纪》:除了国资委监管的100多家央企,其他由地方国资委管理的中小型国企具备产权转让的条件吗?  李荣融:我认为路没有建好就放开会乱,即使是私营的也乱。规则建好了,即使是外国企业来买也不怕,因为大家按同一游戏规则竞争。  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政府的功能,赶快把法规建好,为高速路派上管用的交警。  《21世纪》:从目前国内产权交易所的运行情况来看,未来国企产权交易能否实现?  李荣融:这些平台运用得不错,未来必须通过这个平台来做,凡是国有资产转让都必须进市场。

gcse课程

gmat培训

alevel培训

ib考试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