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德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立德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捏着钱和鞋睡着的泸州补鞋匠老蒲做了一个什么梦

发布时间:2020-12-28 12:40:38 阅读: 来源:立德粉厂家

他有他的骄傲

△ 补鞋匠蒲兴海坐在小椅子上睡着了。(微信朋友图)

一手拿着一只旧鞋、一手拿着10元钱,5月6号14时30分,在龙马潭区大通路旁的一处巷口,补鞋匠蒲兴海就这么坐在小椅子上睡着了……

路过的居民看到后,拍下视频发到朋友圈并点赞:这补鞋匠太辛苦了,摆摊如此敬业如今不多见了,如果哪天没了他大家还不习惯。不一会儿,朋友圈几十个人点赞。

守摊、擦鞋、免费帮老人补鞋……鞋匠蒲兴海并不知道,他经营活计的辛苦都被居民们看在眼里。有人口头给他评了“劳模”,社区想把他推荐到“好人榜”上去。

是有多辛苦,手里拿着钱也能睡着?

25年前,蒲兴海从老家泸县潮河镇龙江村6社进城,跟自己姐夫学下了补鞋的手艺。如今,姐夫在江阳区补鞋,他在龙马潭柏香林守摊。这一处的补鞋摊,他已经守了4年。

蒲兴海说:“学了技术就不是农民了,得对得起这门手艺。”

所以,多年来他一直坚持早上7点半摆好摊,晚上9点左右收摊。全年中,至少350天不休息。

蒲兴海是这样考虑的:早上上班前,有居民可能会顺路拿鞋包等东西来修,或是早饭后要把鞋擦亮去谈生意,所以他得早点在这儿等着;晚饭后,大家都出来散步,有送修需求的人更多,他也要等着。

所以每天,他都要到晚上10点才回家吃晚饭。午饭,则是妻子在中午1点左右送到摊子来。

旁边有居民议论:是有多辛苦,手里拿着钱也能睡着了?蒲兴海笑而不答。

“蒲师傅,我的鞋底上好了没?”“一会来,我这鞋又要粘了”……8日早上,蒲兴海摊子前等得人越来越多,他一边补鞋一边一挥手:“你先去买菜,买完回来拿。”话音刚落,旁边擦鞋的藤椅上坐下一位顾客……

擦着鞋,蒲兴海开始自言自语:“补鞋,上线一双要半小时,昨天还有4双,隔壁店铺小姑娘的伞要修,我这一天下来最多要修好30件东西,辛苦是辛苦,但干啥不都一样辛苦么。”

没有徒弟,他说补鞋不是体面活儿

“每天坐久了,腰椎就不好,我别的病几乎没有。”

蒲兴海今年59岁。他说,补鞋的活儿不体面,属于别人看不起、觉得没什么出息的行业。因为拿鞋脏,满身胶水臭,用力不准还会割伤手。这样的活儿,没有年轻人愿意干,所以他从没有收过徒弟,“隔壁店铺老板的先生倒是经常来帮忙,学着补鞋、擦鞋,收拾工具”,这让他繁忙中有了个伴儿。

由于蒲兴海的摊位是社区设置的便民点,柏香林小区、朝阳小区、天立小区的居民都找他修东西。多年下来,这个周边唯一的补鞋摊被人记住了,熟客越来越多,一年里春、秋、冬都是旺季。

一次,有人打趣蒲兴海:“生意忙成这样,你这是搞垄断呀!”

“小本生意,哪来得垄断。”蒲兴海说,擦鞋一次3元,上胶粘鞋1元,鞋底上线5元或10元,他的好生意是靠努力多干,更靠手艺口碑,“讲究个美观舒适,不仅要修补得结实、穿着合脚,还得尽量做到看不出修补痕迹”。

尽管蒲兴海手艺高超,但也有接不了的活儿。

小姑娘爱网上去买鞋,有些质量真不咋样,我补不了。补了也穿不了两天,我就不补或者补了不收钱。”蒲兴海说,尽管他只摆摊没店铺,看起来很低端,但也尽量让顾客满意:有顾客嫌价格贵了,他就少收几块钱;有老人家来补鞋身上没带钱,就干脆义务服务;有邻居找上来换拉链,补皮包什么的,也都不好意思收钱。

蒲兴海不爱跟人“扯皮”,他觉得,这个补鞋摊坚持多年,全靠居民们照顾、支持和信任。

希望干到80岁,补鞋匠有自己的骄傲

在蒲兴海的大木板箱里,装着小砧子、抱钳、拉链头,还有补鞋用的皮子、胶水、铁钉、尼龙线,新换上齿轮的补鞋机油亮亮的。有顾客来守着补鞋,他拿出拖鞋给客人穿上;太阳晒了,他就连忙撑伞为顾客遮阳;他总不忘客气地告诉客人:“你坐会儿,我马上好。”修好了鞋,顺手擦一下再递过去,让顾客试一下妥了没……

蒲兴海说,25年来,他没想过转行,“学好一门手艺活不容易,虽说补鞋没什么独门技巧,但得用心学,耐心做。尽管属于脏活儿、累活儿,但只要认真干,基本养家糊口能行”,所以,他对这份职业很满意。

“老话说,行行出状元,只要诚心待人,我相信我会得到别人的认同。”蒲兴海说,干补鞋匠多年,从不和他人比较,也不挑活儿,“有东西需要修就得修,为别人服务就是一种收获”。

“我还没遇到过我修不好的伞,我修伞可厉害了。”多年的坚持,蒲兴海也有自己的骄傲,他说,这份工作他要干到干不动的那一天,希望是80岁。

180平米装修效果图

上海装修新房

深业东岭

金地自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