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德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立德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永威投资合伙人谢忠高半导体创新不是定投的铂金

发布时间:2019-09-30 05:26:47 阅读: 来源:立德粉厂家

永威投资合伙人谢忠高:半导体 创新不是定投的铂金

麦考林股价的突然暴跌,当当、优酷的相继上市以及保利博纳的首日破发,让原本就足够热闹的TM T领域最近更是一片人声鼎沸。

而这同时也让那些置身于这一热闹场面之外的VC和创业者们显得略微有些“异类”,永威投资合伙人谢忠高就是其中之一。和许多活跃的台湾VC机构一样,永威投资是伴随着台湾半导体产业的兴起而成名的,早年对中芯国际的投资也称得上是让国内创业者认识它的第一张名片。

当半导体产业在过去十年中步入沉寂,谢忠高和他的团队开始将视野放大到整个大中国区,并努力寻找着新的投资机会。不过令人困惑的是,他并没有因此而一头扎进最热闹的TM T领域。按他自己的话来说,“中国现在最缺的并不是创新”。

好学生“慢VC”

南都:你是学机械出身的,而且还一路读到了博士,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转行做风投?

谢忠高:在做VC之前,我做过工程师,做过销售,也做过管理者。可能就是因为在公司里工作,升职对我来说很快很容易,大概在1997年的时候,我33岁,就开始考虑“下一步我究竟要做什么,才能让人生变得更完整”。

当时,摆在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回斯坦福或者去哈佛读MBA,另一条是一个前辈在硅谷开了一家VC公司,问我愿不愿意过去。我想既然可以不用去学校,就在行业里通过看项目来学有关财务、金融方面的知识也不错,所以就过去了。

南都:所以,在2004年以前,你在硅谷做了七年风投,然后就举家搬迁到北京,到现在也将近六年了。这六年,投资了哪些项目?你最关注的行业有哪些?

谢忠高:我很慢的,一年投不到一个公司。现在手头已经投了的公司主要有三家,做软件流程外包的软通动力、做LED芯片的晶能光电和做零售消费的乐友达康,关注的还是以在消费、软件外包领域内年收入在500万美元以上的成长型公司为主。

现阶段中国,创新不缺货

南都:为什么会这么审慎地选择这些偏保守的传统行业?论成长性来说,投资TMT不是会更高么?

谢忠高:这要从几方面来说。一是我认为,现在在中国做投资,还没必要谈太多的创新。因为改革开放不过才三十年,对于这个市场来说,还有太多结构性的需求没有满足。我们回来看那些跟传统行业相关的或是能增加很多就业机会的公司,也有很多能跟着经济的起飞实现高速成长。所以,我觉得更有必要先去扶持这些公司,让它们更健康,然后,再稍有野心地去追求创新,我认为是比较合理的。

南都:所以你才选择投了软通动力和乐友达康?当时投资的时候,这两家公司是什么样的情况?

谢忠高:这么说吧,我选案的时候会把创新放在比较后面的位置,除非这类创新是在我非常熟悉的领域之中,我指的是半导体。我投资软通动力,主要是利用中国人和外国人在薪水上的差别,而中国人从小数学又很好,做软件程序员跟印度人有相当的同质性。同时,我们也观察到,在中国内陆的IT架构是很不完善的,因此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所以我们才决定投资他们。

而投资乐友,是因为在现在的中国家庭里,通常都是五六个长辈对一个小孩,小孩得到的关爱很多,这些也都是非常基本的需求,但我们发现,中国一般的二三线城市并不能满足这些经济条件已经开始起飞的家庭的需要,所以我选择了投资做母婴用品连锁的乐友达康。它在1998、1999年成立时是一家B2C的网站,但你发现,现在中国这么多B2C的网站,还没有几家真正上市了,也就是说乐友有一阵子还蛮难熬的。

南都:现在呢?

谢忠高:后来,乐友转型做了一家多渠道(包括网络、邮购目录以及实体店)的连锁零售企业,我是在2007年投的这个项目,其实已经完成了这个转型。至于软通动力,你可能也已经看到消息了,它正在筹备上市,所以我也不能说太多。

半导体摘帽“半倒体”

南都:我注意到,你在刚进行时,投的大部分是和半导体相关的项目。你怎么看这个领域现在的机会?

谢忠高:事实上,我已经快有十年没碰半导体这个领域了。原因不是我不愿意去碰,而是的确没有看到什么很伟大的项目。

你可以回想一下,从Window s95到W indow s98、Window s2000再到Window sXP,在这个过程中,一开始的Windows很不稳定,很多功能不存在,因此激发了很多跟语音识别、立体声有关的芯片和设备。而到Windows X P之后,系统突然很稳定了,所以应用方面的新需求就少了很多。

不过现在,新的Window s版本终于出来了,并且3D电影的兴起以及一些新鲜的APP应用的出现,反过来,又会对硬件提出一些新的要求。这是我认为,半导体领域可能会有一些新的机会出现的原因。

茶后吐真言

签保密协议 让我“很受伤”

从硅谷回来,常常被人问到在两边做风投的差别,我觉得有两点比较有意思,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一个是说到资本市场的疯狂。有人说,企业不盈利也可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美国人很疯狂。但你再看看那些已经盈利了的企业,在美国的PE(市盈率)大概是20-30倍,而中国创业板普遍是在50-100倍,所以,要说到疯狂,我觉得中国人比美国人更疯狂。

另一个是两个地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在美国,人与人之间是从信任慢慢发展到不信任,你看最近的那部讲Facebook的电影《社交网络》就会有这样的体会。而在中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从不信任开始的,这也是让我最难过的地方。过去在美国看案子,没有人让我们签什么保密协议,回到中国,几乎每个案子都会要求我们签保密协议。这可能算是一种“天与地”的差别吧。 采写:南都记者 丁家乐

本期茶客

永威投资北京代表处总经理 谢忠高

谢忠高自称是个“很会读书”的好学生,自台湾大学机械系本科毕业后,他又相继获得了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工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毕业后进入半导体领域工作。

1998年,在前辈的邀请下,他进入风投行业,并于2004年底,举家从加州硅谷搬迁到北京,担任永威投资合伙人及北京代表处总经理一职。在其七年的硅谷V C经历中,投资的上市或被收购公司包括Oplink(Nasdaq:OPLK)、OmniVision(Nasdaq:OVTI)、Ultim a Interconnect(已被收购,Cadence,NYSE:CDN)以及LXN (已被收购,Johnson Johnson,NYSE:JNJ)等。

而他在回国之后所投的第一个项目———软通动力,日前也正处于上市筹备阶段。与热闹的TMT领域相比,谢忠高坚信,偏保守却能实实在在地提供许多工作岗位的传统行业里并不乏高成长性的项目和投资机会。

2005年以来轿车自主品牌的竞争发展分析抛光轮http://wujin.7041050.cn/1457.html

药用植物甘草栽培技术香荚兰http://nongye.8441665.cn/1305.html

无籽黄皮果如何栽培白花苜蓿http://nongye.9074228.cn/1413.html